寺門月落曉風輕,春夢驚回天未明;

隱約數殘百八下,悠揚猶雜誦經聲。

布帆片片駛如飛,十里津頭正落暉;

欸乃一聲天欲瞑,微茫天際幾船歸。

野色溪光夜氣清,徘徊欄畔欲三更;

尋常一樣秋宵月,偏在楊橋分外明。

白沙墩裡看花來,也似柴桑三徑開;

自與園丁論價後,夕陽驢背載秋回。

繁葉高枝欲蔽天,亭亭如蓋夕陽前;

問渠手植何時代,老幹雙雙已百年。

曾聞風景說瀟湘,水碧沙明映夕陽;

清濁原應比涇渭,勝他兩派合流長。

寒煙漠漠起平沙,浩蕩江天月半斜;

萬點依稀明蟹火,海風吹作一灘霞。

納涼應愛鳳凰枝,半畝清陰夏最宜;

薄茗一壺痐@局,煙光淡蕩夕陽時。

「鹿港八景」-- 日治時期詩人莊太岳